快捷搜索:  as  test  test and 1=2  test and 1=1  test+and+1=2  test+and+1=1

互联网第二梯队布局金融是否只剩收购牌照这一

  ,要流量有流量,要场景有场景,金融支付这块拼图就成了其发展蓝图上的重要一块。在一线互联网企业基本完成支付领域布局之后,市场第二梯队,即互联网小巨头们也纷纷开始第三方支付牌照的逐梦之路。然而造化弄人,结果是有人欢喜有人忧。

  拼多多对支付牌照可谓渴望已久,势在必得。去年成功登陆美国纳斯达克后,拼多多平台支付合规性问题更是争议不断。不可否认,电商平台为求合规,收购支付牌照已成趋势,客观上使得特许经营牌照成为了稀缺商品。

  去年8月,有消息称,上海易翼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已入股上海付费通信息服务有限公司。上海易翼由一家名为杭州乐顾投资咨询有限公司全资控股,而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是拼多多创始人黄峥。通过参股,上海易翼成为付费通的第二大股东,持有其39.64%的股份。

  拼多多本身并无支付牌照,获牌的关键路径在于需要成为支付牌照主体公司的大股东。付费通目前大股东为上海市信息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能否入主付费通就变得充满未知。但截至目前,付费通暂没有与拼多多合作。

  针对网传“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完成支付牌照收购”一事,今年2月,今日头条相关负责人向北京商报记者回应称,网上传闻不实。业内普遍认为,今日头条的否认可能基于央行审批结果不确定的考虑。中国支付网创始人刘刚表示,据他了解,今日头条已经实际上完成了对武汉合众易宝的收购,但未有明确消息显示该项并购获得了央行的批准。

  根据《非金融机构支付服务管理办法》、《中国人民银行办公厅关于规范支付机构变更事项监督管理工作的通知》等监管文件,支付机构在变更公司名称、注册资本或组织形式、主要出资人、公司股权结构、董事、监事或《办法》规定的高级管理人员等信息项,应在变更前向相关机构提出申请,说明拟变更事项、变更原因,并提交相关的申请材料。

  一位支付机构人士指出,支付机构如果未经监管许可擅自转让属于重大违规行为,如央行在公布的第四批非银行支付机构《支付业务许可证》续展决定中提到,乐支付因违规,对其《支付业务许可证》不予续展。

  今年7月,网传海尔集团青岛金融控股有限公司(海尔金控)旗下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快捷通支付服务有限公司计划出售给车货匹配平台满帮集团。一位接近双方交易的业内人士透露,满帮方面主要为了获取互联网支付牌照,具体金额暂时不明。

  满帮集团和快捷通的交易属于“私下定终身”的形式。据接近央行支付司的人士透漏,监管部门目前在审批时会重点把握两个原则:一是重点监控并防止企业和支付机构私下达成交易;二是优先考虑经营不佳、存续困难的机构。

  公开信息显示,快捷通支付成立于2012年7月,后于2013年获得人民银行颁发《支付业务许可证》,业务类型为全国性互联网支付牌照。已经完成第—次续展,有效期至2023年。快捷通运营正常,显然并不在央行审批优先考虑之列,综合考量,满帮与快捷通的交易在央行获批的可能性极低。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首席研究员苏培科建议称,央行应该调整对第三方支付牌照的监管策略,可以实施总量控制的动态平衡机制,但不能太僵化和一刀切,比如对于有实际支付业务需要的、有一定体量的、合规运营的支付企业可以发放牌照,但坚决不允许牌照转让流通,不允许实际控制人变更,一旦变更就实施清退,让不具备条件的、没有实际支付业务的持牌企业坚决实施清退,让第三方支付回归金融服务的业务本源,杜绝空壳炒作和权力寻租。

  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表示:“支付监管要持续从严,风险防范要及时加强,打击违法违规行为要见实效。”在支付严监管常态化的形势下,过去将近四年时间里,央行合计注销了34张第三方支付牌照,根据央行公开资料显示,今年1-8月共有81家支付机构收到人民银行的处罚通知,处罚金额合计超过1.2亿元,其中不乏千万级罚单。重拳出击下,支付结算领域乱象得到明显遏制,行业发展整体趋向理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